吴忠跨省追捕案

编辑:驳倒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5-25 19:13:02
编辑 锁定
宁夏吴忠市利通区公安分局“跨省拘捕”王鹏案,总算有个了初步结果,12月2日夜里,宁夏吴忠市市委、市政府宣布,决定纠正利通区公安分局跨省刑拘王鹏错案,解除对王鹏的刑事拘留,并对处理此案的吴忠市公安局副局长何泽祥、利通区公安分局政委汪红东予以免职。
中文名
吴忠跨省追捕案
地    点
宁夏吴忠市利通区
事    件
跨省拘捕王鹏
类    别
犯罪

吴忠跨省追捕案事件起因

编辑

吴忠跨省追捕案什么罪名


  “涉嫌诽谤”被刑拘
  11月23日,宁夏吴忠市公安局利通区分局民警远赴甘肃兰州,将在甘肃省图书馆工作的图书馆助理馆员王鹏刑拘,吴忠市公安局利通分局向王鹏父亲王志昌出示的《拘留通知书》显示,王鹏因涉嫌诽谤罪被刑事拘留,并被关押在吴忠市看守所。对此,王志昌称,王鹏之所以遭遇跨省追捕,是因为他此前多次向有关部门举报,并在网上发帖,举报大学同学马晶晶在2007年的公务员考试中作弊,举报中称马晶晶父亲系宁夏自治区扶贫办副主任,母亲系宁夏吴忠市委常委、政协主席,父母的特殊身份使得马晶晶在当年的公务员考试中名列笔试、面试成绩第一。
  据记者了解,利通公安分局刑警队负责此案的石姓副队长称,警方是以“公诉”程序来刑拘王鹏,其理由是因为王鹏的发帖行为,损害了公务员考试的秩序和声誉,警方认定其行为严重危害国家利益和社会秩序。警方将王鹏刑拘通过了吴忠市公检法各部门事前联合开会协调讨论,并获得相关领导批示。
  此事经网上披露后,立即引起轩然大波,新浪网易门户网站以及不少网友都转发了王鹏遭跨省追捕一事,网友“北京厨子”不但在自己的微博上滚动播报此事,还试图联系吴忠市利通区分局,但并没有得到对方回应。
  吴忠警方抵达灌云
  昨天,王鹏的父亲王志昌称,目前利通公安分局的警察已经赶到了灌云县,打算要抓捕他们夫妻俩,现在,他们都只能东躲西藏。但是对于这一说法,王鹏的亲属表示不知情。王鹏的舅妈胡彩霞透露,29日下午,她应吴忠警方的要求,将有关王鹏母亲孙霞的病历资料原件通过邮政的EMS寄了过去。“为什么要寄病历过去呢?”胡彩霞称她也很纳闷。
  在和王鹏外公外婆交流的过程中,两位老人对女儿女婿的去向出言谨慎。记者再三要求,也没能见到孙霞。王鹏的外公孙振国称,女儿可能去南京了。对于女婿在北京求助的事情,他亦称不知情。昨晚离开孙振国家时,当记者再次表示想和孙霞见个面时,他称近日会联系。
  昨天下午,江苏省灌云县公安局政工监察室徐主任在询问该县公安局刑警大队负责人后称,确实有宁夏吴忠警方来到了灌云。徐主任称,宁夏吴忠警方是11月29日下午到达江苏灌云县的,一共来了3名警员。至于宁夏吴忠警方此次来到江苏灌云的目的,是来“抓捕”王志昌夫妇,还是要该对夫妇“协助调查”,还是有其他原因,徐主任表示不便透露。“涉及办案的保密要求!”他建议记者询问宁夏警方。灌云县刑警队负责人朱建宏的电话昨晚也处于关机状态。随后,记者拨打了宁夏吴忠市公安局利通公安分局刑警队的一位姓石的副队长的手机,但手机接通了,随后传来“欠费停机”的语音背景提示。随后再次拨打,亦出现类似情况。

吴忠跨省追捕案什么事情


  举报同学公考造假
  2007年7月10日,宁夏自治区公务员考试开始报名,马晶晶报考了银川团市委学校部科员一职。他报考的职位488人选1,但马晶晶的笔试、面试成绩均排名第一,最后顺利地被录用。王志昌告诉记者,“大学四年期间,马晶晶很多门课因不及格而补考,成绩都是班级倒数,这样的人怎么能考第一名?”对此,王鹏分别向国家公务员局、监察部和银川团市委的相关领导写了举报信,但都没有回音。

吴忠跨省追捕案什么质疑


  被举报人是“官二代”
  据了解,马晶晶的父亲马崇林现任宁夏区扶贫办副主任,母亲丁兰玉曾任宁夏吴忠市委常委、总工会主席,分管妇联和团委,现任吴忠市委常委、市政协主席,王鹏在举报材料中称正是马晶晶父母的特殊身份,使得马晶晶在公务员考试中存在问题。据了解,2007年毕业后,王鹏进入甘肃省图书馆工作,而马晶晶则在共青团银川市委学校部任职。由于举报一直没有结果,前一段时间王鹏便在网上连续发帖,这是导致王鹏被刑拘的原因。对此,吴忠市利通区分局承认,王鹏涉嫌的“诽谤罪”确实与他发帖举报事件有关。

吴忠跨省追捕案什么回应

举报内容被认定失实
  昨天下午,记者就举报内容致电宁夏自治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该厅办公室一负责人告诉记者,相关举报内容早就查明,两年前就向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做过汇报,宁夏公务员局今年也做过相关声明。随后,记者检索到了上述汇报和声明的全文。2008年6月16日,宁夏人事厅在《关于群众来信反映马晶晶在公务员考录中存在作弊问题的调查报告》中,针对举报内容一一答复,最后的结论是,来信反映的马晶晶在公务员招考中存在作弊等有关问题不属实。
2010年6月,宁夏公务员局发表《严正声明》,针对网帖《高官的文盲儿子成全省公务员考试第一》进行澄清,认为网帖严重失实,并否认被举报的人事厅厅长在涉及公务员招考成绩问题上徇私舞弊。该局还认为发帖者涉嫌恶意诽谤。综合
  王鹏父亲王志昌告诉记者,王鹏于2003年考入兰州大学中文系就读,马晶晶是他的同班同学,而且住在同一间宿舍。据王鹏称,马晶晶在校时不爱学习,成绩也很差,让王鹏苦恼的是,马晶晶还特爱玩电脑游戏,经常在宿舍玩电脑游戏到12点,并且把游戏的声音弄得特别响,两人甚至为此发生过争执。
吴忠警方跨省追捕王鹏一事引发广泛质疑,有网友称,“为何兰州大学马晶晶的同班同学王鹏会被吴忠警方逮捕?无论是王鹏还是马晶晶,都不在吴忠,此案任何一个线索都与吴忠无关。”还有网友指出,马晶晶的母亲是吴忠市政协主席,而跨省追捕的正是吴忠警方,其中缘由不禁让人产生联想。 [1] 

吴忠跨省追捕案事件进展

编辑
宁夏“跨省追捕案”纠错 吴忠公安副局长被免职
12月2日零时许,宁夏自治区吴忠市市委、市政府向媒体通报,决定纠正利通区公安分局跨省刑事拘留王鹏案,并处理
相关责任责任人员。
通报称,今年11月23日,该市利通区公安分局以涉嫌诽谤罪刑拘王鹏,将本应属于自诉法律程序的案件按照公诉案件办理,属于错案。对王鹏的刑事拘留立即解除。利通区公安分局局长何泽祥、利通区公安分局党委副书记、政委汪红东被免职。
此前,甘肃省图书馆助理馆员王鹏,在办公室内被宁夏吴忠市公安局的警察带走。事情源于3年来,他一直发帖、写匿名信举报“官二代”大学舍友马晶晶在宁夏公务员考试中涉嫌“作弊”。马晶晶2007年大学毕业后通过公务员考试进入共青团银川市委。
11月30日晚,有消息人士对财新记者透露,王鹏被刑拘,主因是其对马晶晶父母 “污蔑、诽谤”。自2007年开始,王鹏就以匿名信的方式向吴忠市各大党政机关举报马晶晶父母存在“经济犯罪问题”。今年10月,马晶晶及其父母就匿名信事件,“求助”吴忠市公安机关,要求立案侦查。
  马晶晶的父亲马崇林现任宁夏回族自治区扶贫办副主任,母亲丁兰玉现任中共吴忠市委常委、政协主席。
  此案发生后,引起舆论哗然,众多媒体纷纷介入报道,大批媒体记者前往宁夏采访。
  12月1日,利通区公安分局相关负责人和被举报者马晶晶分别接受了央视和新华社的采访,而吴忠警方还承诺将举行通
报会介绍案情。但原定对众多媒体开放的通报会迟迟未召开。
  12月2日凌晨,吴忠市委、市政府正式通报,决定纠正利通区公安分局跨省刑事拘留王鹏错案,并处理了有关责任人。
  通报说,新闻媒体和网络的关注报道,以及法律专家和网民关注、评述刑事拘留王鹏事件,是积极主动监督国家机关依法履行职责、保障公民合法权益的一种具体表现。市委、市政府责成吴忠市有关部门对利通区公安分局刑事拘留王鹏案进行了依法审查。审查结果认为,利通区公安分局在办理王鹏案件中存在过错,将本应属于自诉法律程序的案件按照公诉案件办理,属于错案。
吴忠市公安局做出《关于纠正王鹏涉嫌诽谤案件的决定》,确认利通区公安分局以涉嫌诽谤罪刑拘王鹏,适用法律不当,是一起错案,予以依法纠正,立即解除对王鹏的刑事拘留。
吴忠市委、市政府研究决定,对处理本案件负有直接领导责任的利通区公安分局局长何泽祥予以免职。此外,责成利通区区委对负有分管责任的利通区公安分局党委副书记、政委汪红东予以免职;责成有关部门对涉及本案件的相关事宜作进一步调查。
据了解,何泽祥一人身兼吴忠市公安局副局长、利通区区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利通区公安分局党委书记、局长等五职。
利通公安分局刑警队负责此案的石姓副队长此前向媒体称,该案的办理是通过吴忠市公检法各部门事前联合开会协调讨论,并获得相关领导批示。
  吴忠市委、市政府在通报中承诺,“有关案件的进一步调查情况将及时予以公布”。
  吴忠市公检法机关事先如何联合开会协调讨论,具体哪位领导做出批示等细节,尚待吴忠市方面的进一步调查和信息发布。 [2] 

吴忠跨省追捕案事件述评

编辑

吴忠跨省追捕案滥用公权“跨省追捕”背后都是私利作祟

宁夏吴忠市利通区公安分局“跨省拘捕”王鹏案,总算有个了初步结果,12月2日夜里,宁夏吴忠市市委、市政府宣布,决定纠正利通区公安分局跨省刑拘王鹏错案,解除对王鹏的刑事拘留,并对处理此案的吴忠市公安局副局长何泽祥、利通区公安分局政委汪红东予以免职。
  在这个初步结果公布后,各方舆论的焦点都对准了事情的真相,即马晶晶的高官父母是否涉嫌权力滥用,以及从程序上圆满马晶晶金榜题名的各个职能部门是否都涉嫌腐败。其实问题的关键不在于此,一次公务员考试从作弊到成绩公布,一次网上发帖到跨省追捕,不可能只是区区两人就能完成。
现在因为普通民众的“因言获刑”案件屡见不鲜了,王帅帖案、高唐网案、陕西徐梗荣跟帖诽谤案等等。公权面前,民意卑微,即使这个“跨省追捕”事件能给公众一个明明白白的答案,相关责任人受到制裁,但这仍然无法规避当权者的公权滥用。
  新华网有一篇题为《局长免职背后:王鹏案值得咀嚼的几丝"余味"》的评论文章,文中这样思考,如果多一点程序理念、多一点制度规范、多一点对“百姓事无小事”的民生态度,现实生活中,原本有些不该发生的悲剧和曲折故事都是完全可以避免的。
  真的可以避免吗?王鹏案,我们一定要得到真相,但更重要的不是程序理念、制度规范和民生态度。因为公权滥用背后都是赤裸裸的私利作祟,万恶之源在于金钱,这些当权者之所以能齐心协力的为马晶晶的考试给力,能言之凿凿的跨省追捕,就在于马的父母带来的权力辐射远远大过于法律对他们自身不规范行为的惩戒。为了官运亨通,他们必将如此,即使身后是被践踏的规则、法律和民意,这些都在所不惜。人治带来的思维模式决定着屡犯不止的“因言获刑”案件,所以,如何提高当权者权力滥用的法律成本才是关键,足够的震慑力才能引起公权滥用前的深思。
  腐败问题接踵而来,任何的制度、程序、监督等各方面的反腐败建设都是必须行为,但是再怎么严密的过程,如果在结果上缺少“严”的程度,过程的严密就无从谈起。不少人推崇新加坡的反腐经验,除了其全程监控、步步设防的反腐体系,笔者认为其连锁惩罚是重中之重,公务员贪污受贿,就会被判刑坐牢,开除公职,取消养老金,不能再聘用为公务员,连自办企业都不能当董事,同时犯事公务员的直接领导也要承担连带责任。连锁效应带来的巨大的成本和代价让众多的官员不敢以身试法、铤而走险。而这恰恰是我们所缺少的,甚至出现了官员服刑俸禄照领的奇观,不得不让人担忧。
所以,不论王鹏案如何结局,涉嫌腐败者要得到严惩,我们更需要在制度上、在结果上为公权滥用加上一道成本巨大的“选择题”。这样的成本再怎么大都不夸张,因为它总不能大于法,而且我们的社会本来就不欢迎当权者来承担这种巨大成本。 [3] 

吴忠跨省追捕案“跨省追捕”为何成官员致命的诱惑

11月23日,甘肃省图书馆职工王鹏被宁夏回族自治区吴忠市警方以“涉嫌诽谤罪”刑事拘留。此前,王鹏多次写信举报大学同学马晶晶在公务员招考中作弊。12月2日零时许,宁夏吴忠市市委、市政府向记者通报,决定纠正利通区公安分局跨省刑事拘留王鹏错案,并处理了有关责任人。(新华网12月2日)
  算起来,跨省追捕并不是一个新名词了,从辽宁西丰县委书记张志国进京抓记者,到河南灵宝警方跨省追捕举报当地滥征地的公民王帅,从前不久陕西渭南警方跨省追捕作家谢朝平,到今天宁夏吴忠警方跨省追捕举报招考作弊的公民王鹏。各地官员和警方运用“跨省追捕”烂熟于手,屡试不爽,“跨省追捕”已经成为高悬于公民言论自由和批评自由头上的“达摩克利斯剑”了。
王鹏的案件其实很简单,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名公民,他有批评和举报的权利,即便是这种举报可能失实,也不能治其于罪,何况,他的举报有合理怀疑,比如,马晶晶在大学期间的功课成绩与在公务员考试笔试和面试第一名的成绩的反差被录用,马晶晶公务员考试成绩迟迟没有在招考部门网站上公示,等等。退一万步说,即便王鹏涉嫌“诽谤罪”,那也算不上什么“严重危害国家利益和社会秩序”,犯不着由公安机关来立案侦查。吴忠警方不仅是违反法律来对王鹏进行“跨省追捕”,而且是在辽宁西丰、河南灵宝、陕西渭南的“跨省追捕”都纷纷撤销,“跨省追捕”成为“烫手山芋”后,又冒天下之大不韪再一次“跨省追捕”,官员和警方为何热衷于“跨省追捕”呢?在王鹏案撤消后,“跨省追捕”今后能避免了吗?
  恐怕很难。首先,并非是每起“跨省追捕”案件都能得到媒体的关注,事实上,能有幸被媒体关注的“跨省追捕”的案件只是少数几起,更多的“跨省追捕”案件在媒体的视线之外,所以,有限的几起被撤消的“跨省追捕”案件对于官员并不能起到警戒作用。而且,必须指出的是,即便是被媒体关注到手“跨省追捕”案件,并不是每一起都能得到圆满处理,更多的也是不了了之。官员搞“跨省追捕”成功概率之高,区区媒体报道,那能制止得了官员“跨省追捕”的冲动呢?
我们再来回顾一下,在有限的几起被撤消的“跨省追捕”案件,那位警方人士和官员受到有力处罚呢?辽宁西丰县委书记张志国是暂时辞职,但原有的待遇和享受一个都不少。河南灵宝的官员和警方至今也是活得好好的,虽然他们将无辜的王帅关押了好些天,陕西渭南警方甚至是强迫谢朝平认罪后,才半推半就放人。撤消“跨省追捕”,当然是来自上级的干预,但得到这样的处理结果,显然上级并没有将这些事情当作一种严重侵犯公民宪法权利的事件来对待,而极可能是认为出于“维稳”需要,撤消案件,息事宁人。上级这样的态度,官员们“跨省追捕”焉能停止?这次吴忠市虽然对几个警方官员进行了撤职,但是否“明降暗保”或者过段时间后官复原职,我们拭目以待。
  当然,最重要还在于,官员的“跨省追捕”几无掣肘,可谓手到擒来。因为,在现行的体制之下,地方的公检法的人财物都在地方党政官员控制之下,公检法往往听令于地方党政领导。甚至,有些“跨省追捕”案件,官员还事先开过公检法的协调会,统一了思想与认识。虽说前不久,最高检出台规定,要求“诽谤案”的逮捕必须由上一级检察机关批准,但地方官员可以换个罪名来“跨省追捕”,或者将案件交由下一级公安机关办理,到时要上级检察机关批准时,上级检察机关仍在自己的控制之下。“跨省追捕”成本极小、收益极大,官员的“跨省追捕”看来像长江之水,流淌不息。
  如果不将每一起对公民的“跨省追捕”案件从侵犯公民宪法权利的高度来认识,不认真处理责任人和改革相关体制,不遏制官员们的“跨省追捕”的冲动。王鹏案后,每一个公民仍将面临着潜在“跨省追捕”,公民的权利将朝不保夕。 [4] 
参考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