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官正家书

编辑:驳倒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5-30 10:15:17
编辑 锁定
北京媒体日前发表《吴官正家书一束》,较为罕见地公开了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吴官正写给其亲属及家乡官员的多封书信,内容透露出这位中共前领导人严于律己的往事,引起坊间热议。
中文名
吴官正家书
作    者
吴官正
出    版
中国人物传记
时    间
2006

目录

吴官正家书来源

编辑
日前出版的《中国人物传记》杂志刊登了《吴官正家书一束》,引起了人们的广泛关注。这些摘登的信件是吴官正位居高官时分别致弟弟、叔叔以及家乡领导的一些信函,内容虽然有别,但要求如出一辙,披露了吴官正同志在婚事、丧事等家事上不仅严于律己,对其亲属的要求也格外严格,几乎有点“不近人情”。
吴官正2006年在一封“给弟弟及叔叔等家属的信”中写到:“刚得悉父亲大人逝世……丧事一切从简,决不能大操大办,决不要收受任何人的钱财,决不可劳烦当地政府。”对照当前少数官员动辄借婚事、丧事、节日等大肆敛财的乱象,吴官正的这种做法备受网民好评,也让人们看到中南海高层以身作则警示官场的努力。 [1] 

吴官正家书内容

编辑
为子女婚事简办给与老何家熟悉的领导写的一封信
  少华同小何已结婚,这是他们生活长河中的一件大喜事。我严格按照中央要求,一不受任何人的礼,二不请客。他们说今年国庆节前夕可能要去看望小何的父母,我拜托你给我以帮助,做做小何父母的工作,也希望他们喜事简办,不受礼,不请客。对这点我曾同小何和她父亲都讲过,老何表示同意,我相信他们会支持我的工作。但又担心社会上的“压力”、闲人的多嘴、老何的心愿,使他忘了他答应的不受礼,不请客。但若老何的亲朋好友,不吃一餐饭,确实觉得心里过意不去的话,相信他会把握好。
  这可能是多余的话,对老何的希望好像“有点不近人情”。但我的大儿子结婚就做到了不受礼,不请客,二儿子的亲戚家也应一样,这是事业的需要。 我相信你能帮好这个忙,如能如愿,对你及老何全家深表谢意。
给弟弟及叔叔等家属的信
  (2006年12月10日)
  刚得悉父亲大人逝世,十分悲痛。他是一个出身贫苦的普通农民,年已九十有六高龄,走完了平凡而有意义的一生。
  万望你们及父亲的其他亲人们务必坚决做到:丧事一切从简,决不能大操大办,决不要收受任何人的钱财,决不可劳烦当地政府。相信父老乡亲、同志友人会理解支持。
  近年,父亲年老体衰,他本人、亲人和医务人员尽了最大的努力,省市县镇有关领导也十分关心。在此,对各位领导、亲朋、同志表示深深的谢意!
  现电汇壹万元人民币,请收。如有困难,望给我的秘书打电话,他们会转告我。
  请以我、锦裳率全家给老人敬献一花圈,以表示我们的深切哀悼!
  父亲大人千古!
给弟弟的信
  (2006年12月13日)
  父亲已入土为安,他同母亲相伴,与埋葬在周围的亡人相邻相处。如有人提什么“建议”或出什么馊主意,务必保持清醒头脑,永远不可损坏或扰动他们的邻居。也永远不要建什么亭子,也不要在坟墓间修一条通向父母墓地的路。
  我昨晚打了七个电话,使我感到十分困惑和悲哀,只好写信,请您按我的要求做好工作,相信您会想通并支持我。
  我们家族有今天,是父母忠厚、善良、让人和大家努力的结果,要十分珍惜。我是高处不胜寒,想到的总是党的工作、人民的愿望和刚正公平,想到人言可畏,想到永远不做亏心事。
  我们特别是我尤其要谨慎,对自己、对亲属都应严格要求,勤勤恳恳工作,老老实实做人。如果在这信的第一段内容中列的三条,有任何一条做不到,影响会极坏,后果会十分严重,到时候会后悔莫及!
  在任何时候,首先要想到别人的感受,要尊重同事、亲友和陌生人,夹着尾巴做人,好自为之,这是一个领导干部应该做到的。要记住,一个家族,如某一件事处理不好,兴难衰易,很容易会走向反面。
  我不想写下去了,关于涉及父母的事,我是长子,应尊重我。我在位时你们不能做,我退下来你们不能做,即使我死后,你们也不能做:要求人家迁坟、盖亭、修路或搞什么花样。
  历史和现实告诉我们,忠厚好,谦让好,吃亏好,这对后代好!我希望您是会想事,会是瞻前顾后的明白人,也希望您会理解我的苦心。
致江西省余干县委县政府及乌泥镇党委的信
  (2006年1月24日)
  刚才,我得知一亲戚太不像话,很是气愤。万望同志们坚持原则,对任何人,包括我的父亲、亲戚、家乡人等,都不得照顾,如有人违纪,坚决执行纪律;如有人犯法,坚决依法惩处。
  我坚决支持同志们大胆治理,大胆工作,对领导干部及其亲属应一视同仁,不得特殊,不要迁就,不应照顾,否则难正党风,败坏民风。
  有的人狗仗人势,如不严加管教,乡无宁日。
  希望同志们刚正不阿,对事不对人,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不要有顾虑。
  此信可口头传达到有关领导,还可以抄一份贴在镇党委,请坚决执行。

  致江西省余干县委书记陈建辉的信
  (2006年2月22日)
  记得这几年我曾先后给你们写过三封信。一次是听说我的一个亲戚的儿子跟人打架;第二次是听说我的一个亲戚要在黄金埠电厂建设中搞一些土方工程;第三次就是前不久乌泥发生的事。我听了这些事后,都十分震惊、气愤。可否把我写的这三封信找出来,让乌泥镇和乌泥村的干部认真读一读、议一议、想一想,是否有道理?通过这几封信,至少可以看出这么几点:
  一、我是认真的。我处在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位置,考虑的只能是党、国家和人民的利益,决不容忍我的亲属违法乱纪。不管什么人,违纪就要严格执行纪律;违法就要坚决依法惩处,决不能姑息。
  二、对亲属要严加管教,不要照顾,不能迁就,这是一个坚持公正、正义、刚直的领导干部应有的素质。
  三、相信同志们一定会大胆治理,坚持原则,刚正不阿。
  四、这对亲属也是爱护。国法是无情的。如果有人不悬崖勒马,必将碰得头破血流,发展下去,会出现想象不到的可悲后果。
  我想今后不再写这类信了,我的请求和原则,都在这几封信里。相信同志们一定会按照这些精神去做,麻烦了。 [2] 

吴官正家书体现

编辑
吴官正的“不近人情” 体现在给父母修坟一事上。有人建议,在一处坟地间修一条路通向他父母的墓地,但这样做可能损坏或扰动相邻亡人的坟。为了说服家族不要这样做,吴官正一个晚上连打7个电话,第二天又给弟弟写信,劝他想通并协助做家族的工作,郑重声明“我在位时你们不能做,我退下来你们不能做,即使我死后,你们也不能做:要求人家迁坟、盖亭、修路或搞什么花样。”
  吴官正的“不近人情” 体现在对红白喜事操办上。二儿子要结婚了,他要求像大儿子那样,结婚时一不受任何人的礼,二不请客,并写信希望亲家排除 “压力”,不受礼,不请客。为此,他还专门给与亲家熟悉的领导写信。96岁高龄的老父去世了,他写信给弟弟、叔叔等家属,万望他们务必坚决做到:丧事一切从简,决不能大操大办,决不要收受任何人的钱财,决不可劳烦当地政府。
  吴官正的“不近人情” 体现在对亲属“零容忍”上。当他知悉“一亲戚太不像话”后,致信家乡县委县政府:“对领导干部及其亲属应一视同仁,不得特殊,不要迁就,不应照顾。”当听说有个亲戚的儿子跟人打架、还有个亲戚要在黄金埠电厂建设中搞一些土方工程等事情后,“十分震惊、气愤”,亲自致信余干县委书记陈建辉,要求“不管什么人,违纪就要严格执行纪律;违法就要坚决依法惩处,决不能姑息”。 [3] 

吴官正家书评价

编辑
吴官正的“不近人情”,足以让现实生活中某些官员汗颜。这些年来,中央多次要求、反复强调领导干部要管好身边人,管好亲属子女,但一粒老鼠屎损坏一锅汤的事却时有发生。有的利用婚丧嫁娶大操大办收受红包礼金,有的听任子女打着自己的名号经商,谋取不当利益;有的充当保护伞,为妻儿不法活动提供渠道和资源;有的“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让权力荫及亲朋好友、三姑四姨……凡此种种,群众深恶痛绝。
  品读吴官正同志这“一束家书”,看似“不近人情”却处处让人动情,字里行间充满了对亲友的歉意和无微不至的关爱之情,彰显了一位共产党员、一个国家高层领导人立党为公、执政为民、不徇私情的高风亮节,以及严以律己、严格要求亲友及当地领导依法依纪办事的博大胸襟与情怀,令人油然而生敬意。这“一束家书”有如一面镜子,不仅映照出了某些官员的不足,也让我们看到了中央高层根除贪官、整治腐败的决心。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文化 出版物